宜信財富邀請保險專家為您的保險保障配置建議

2020-03-04 14:28:09   來源:

  自新型肺炎疫情爆發以來,不少人對保險開始關注起來。疫情之下,我該不該買份保險?我該買什么樣的保險?我現在買保險還來得及嗎?

  宜信財富邀請中宏保險首席渠道官張希凡講解“疫情來襲,您的保險配置正確嗎”,并針對高凈值客戶給出配置建議。這位資深的保險專家認為,決定越早做越好,人越健康,投保越劃得來。

  _

  張希凡

  中宏保險首席渠道官

  曾先后任職于多家外資及中外合資保險公司,擔任高層管理職務。作為業務一線出身的管理人員,對市場和客戶需求有敏銳的觸覺。擁有中歐國際工商管理學院EMBA學位和暨南大學文學士學位。曾擔任上海金融學院保險學院客座教授。

  Q1

  保險的本質是什么?

  張希凡:

  保險的本質是管理風險。金融市場里面所講的風險,是可能帶來收益,也可能帶來損失的風險。而保險行業所講的風險,是純粹的風險,這種風險發生,只會帶來損失,而不會產生收益。對個人而言,這次的疫情就是一個純粹的風險。

  在面對純粹的風險時,我們有專門的風險應對措施:1)風險自留:有意識接受某些風險的行為。2)風險回避:不參與某時、某地的某一項行為。比如說現在讓大家不要出門。3)風險抑制:預防措施、事中進行風險抑制,并在事后采取補救措施。4)風險轉移:利用有效的機制將風險事故的損失轉移給其他人。這里面就包括保險轉移。

  還有兩個定量的指標:1)損失程度,破壞力有多強;2)損失概率: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。一般這兩個指標是成反比的,小概率事件造成的破壞極大。

  如果簡化一下,我們大致可以組合出4種不同的對策:1)損失程度和概率都很高的情況,我們選擇回避;2)都很低的情況,我們選擇自留;3)假如損失概率高,但損失程度低,我們會選擇抑制和自留;4)如果損失程度高,但損失概率低,我們會做抑制和轉移。我們了解了風險的特性和應對策略之后,這里也和大家介紹一下。

  風險事件發生所造成的損失有直接的和間接的。這次疫情讓企業停產造成的經濟損失,群眾不幸感染病毒所花費的醫療開支,都是明顯的直接損失;可能有企業撐不到未來復工,破產造成的大量壞賬傳導給上下游和金融系統,個人治療結束后可能會產生用藥的后遺癥,產生新的療養看護費用。這些都是間接損失。而間接損失的金額不一定會比直接損失少。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忽視間接損失對財務帶來的破壞。

  所以,保險其實就是風險管理,現在流行一句話,風險和明天不知道誰先到來,保險的作用就是將有可能發生的風險提前做好防護,當風險來臨的時候盡量將損失降到最底。

  Q2

  有的人覺得買保險不管用,是這樣嗎?

  張希凡:

  有些人覺得買保險不管用,覺得用不到。我舉個例子,大部分人不覺得口罩是剛需,一直買口罩的人很少。但我早在1月初就在家里買了好幾大盒的N95口罩和醫用口罩。我不是知道了什么內幕消息,而是我有買口罩的習慣。因為在出差過程中,在密閉交通工具里空氣比較差,所以無論我坐高鐵、乘飛機我要戴一個簡單的醫用口罩。

  保險也同理,買了之后它就放在那里,有可能不是短時間之內要用,但總有一天你會用得上。

  保險到底管不管用,其實是一個專業的問題——你買了什么保險,買對了沒有,買夠了沒有,如果你買對了,買夠了,這份保險在你不同的人生階段,總會展現出它應有的功能。

  比如說重疾保險。很多醫生都這么說,你只要有一份重疾保險,你總有一天用到它,因為人這一輩子你不是在某個年齡患重疾,你就是在人生的最后階段患重疾,所以這一份保險某種程度上還是會用得上,只是晚用還是早用的問題。

  Q3

  各類保險購買時的通用原則

  張希凡:

  第一,醫療險:不要重復買,損失補償原則,買高端醫療即可;

  第二,重疾險:按照現在的醫療和療養費用做推算,大致200-300萬人民幣保額就是一個比較常見的配置,一般交20年,讓宜信財富的同事幫你做個計劃書倒推出保費就可以了,或者根據您目前的收入水平,測算出重疾發生后的5年經濟補償總額;

  第三,終身壽險:高凈值人士作為一家之主,除了保重自身之外更需要做到的是對家人的盡責。終身壽險保障的就是家人的生活質量,可以說是一種讓愛延續的有效手段。這也是為什么我們一直強調,終身壽險是高凈值人士的標準配置。

  而且,終身壽險相較企業資產,能輕松實現三代甚至多代傳承,并可有效隔離第二代婚姻風險。搭配保險金信托還能實現對第二、第三代的行為引導,從源頭上杜絕揮霍可能。

  但這個產品對身體要求比較高,等到50多歲以上開始認真考慮傳承的時候,保險公司如果在體檢報告中發現身體指標不正常,比如高血壓,高尿酸等等,一般都會增加更貴的保費,甚至不會賣這種產品給客戶。建議10倍年開支,或保額=總資產的20%(參考美國遺產稅稅率中位數)。

  第四,終身年金:雖然人總有一天會走,可是隨著科技進步和生活品質提高,長壽也是客觀規律率。況且人這一生中不可能一帆風順,總有起起伏伏,規劃好自己和家人的現金流,是整個家族的核心。這次疫情讓我們提高對現金流的重視度,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。

  年金的本質實際是犧牲一部分資金的流動性和短期高收益,換來了低風險持續的現金流,用來對抗整個人生的系統性風險,確保家庭的高品質生活,也就是我們說的衣食無憂。長期看,財富積累無非兩種方式,一種是靠冒險換取回報,一種是靠時間積累換取回報,年金就屬于后者(注意此處針對的是高凈值客戶,不是普通家庭)。建議按照家庭年開支,考慮3%-5%的通脹倒推保費,繳費時間長短根據家庭的現金流來選擇5年或者10年。

  Q3

  保險為何現在就要配置?

  張希凡:

  第一,風險無處不在,我們在這一次的疫情當中體會最深的,那就是我們看過很多別人的故事,原來生命那么脆弱,無論是一些企業的高管,成功的企業家,還是一些醫學的專家,戰斗在一線的醫生,其實都扛不過。這些故事讓我們知道實際上很多事情是讓我們猝不及防的,所以能夠提早做好安排,那就是最好的。

  第二個,如果你今天還很健康,這個時候買保險,你的保費不會增加,核保更快的通過,越年輕買,保險越便宜。保險公司都有一個審核的原則,當身體不符合投保規則的時候,無論你有多少錢,不接受就是不接受,所以決定越早做越好,人越健康,投保越劃得來,這就是為什么當下要做。

  Q4

  醫療、重疾、年金、終身壽險,這4個產品是全部購買嗎?

  張希凡:

  在有條件的情況之下,我認為很多的險種大家都應該配置,但是在資源有限,包括身體狀況、資金運用有困難的時候,需要做最有效的配置。

  我認為,除非你愿意把所有風險都自己來承擔,那就要購買大額的重大疾病保險,我認為是高端醫療險是一定要配置的。因為當你需要尋求最好的醫療條件的時候,你至少沒有后顧之憂,你等于把這個風險轉嫁給一家保險公司。

  對于高凈值人群來講,還有財產傳承的問題,終身壽險是一個絕對能幫高端客戶解決財富管理的問題。它能鎖定你的金額,給到特定要指定的受益人。所以我認為終身壽險應該是高凈值人群家庭里面一個最好配置工具。

  還有年金險,年金險的好處那就是我能夠指定一定的年限,把錢給到不同的受益人,這也是我覺得很多朋友應該是要配置的。

  Q5

  保險需要專業人士給我們量身定做嗎?

  保險在中國上世紀80年代開始恢復,這個行業一直以來都有些被嫌棄,尤其是在銷售的環節產生過很多不專業、不負責任的銷售誤導。但保險本身這個產品,有市場監管、有公司競爭、有法律合同保護消費者,所以保險產品本身是不會騙人的,而大家現在接觸到宜信的團隊是市面上一流的綜合金融服務團隊,他們的專業水準和合規要求非常高,所以大家要找對人,找對機構,就能找對產品。并且目前整個保險行業也在不斷進步,入這個門很容易,但想要走的長遠,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

版權及免責聲明:本網所轉載稿件、圖片、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、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([email protected]),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。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
相關新聞

网上打麻将赚钱的